行业动态

华商与经济转型系列83:SWOT救活棕油业

作者: 来源:未知 2020-06-20

棕油价格和全球需求日益上升趋势,显示重振棕油行业也许有助于大马未来经济增涨。

棕油在大马历史中有着一定的地位。


原本在西非洲野生的油棕树,是早期被英国引进大马的其中一种植物。

1917年,Frenchman Henri Fouconnier在雪州,Batang Berjuntai附近的Tennamaran Estate开始了商业化种植油棕树。当时,锡矿业和橡胶种植园是经济增长的主要行业。

1953年初,Paley Report指出,大马的锡矿将于1980年代枯竭。此外,1960年代,由于人造橡胶的使用被大力推广并且更节省费用,橡胶种植需求大量减低。

因此,恐惧失去两大经济主力的大马政府,向人民推出了“多元化经济政策”。

除了多元化经济政策,政府也随着推出商业化种植油棕。


商业化油棕对于当时的政策来说,并非只是经济增长的主要行业,而也被寄望能改善乡间人民的贫苦生活。

此后,大马成为世界第一的棕油生产以及出口国。

近来,大马在生产方面只排名第二(在印尼之后),但是在出口方面依然排名第一。

棕油对大马经济的贡献,也下降至排名第四(占据人均总收入GNI的8%)。

尽管如此,棕油种植仍然是重要的。

在经济转型执行方案(ETP)的十二个国家重点经济区(NKEA)里,就有一个重点经济区属于棕油种植。

战略分析突围而出

SWOT或称“实力、弱点、机遇、威胁”分析,能更准确地指出棕油在转型计划内,是否被适当地带出。

孙子兵法里的“故用兵之法,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倍则分之,适度则能战之,少则能守之,不若则能逃之”,包含了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战场进行战争,避免与强者正面交锋的意思。

因此,分析棕油与转型计划之间的实力、弱点、机遇与威胁是必须的。

华商与经济转型系列83:SWOT救活棕油业

优势1.平均每公顷产量21吨

目前,转型计划已对大马的棕油种植分析了其三大实力。

其一,大马拥有总值21吨的最高平均每公顷棕油产量。

我们的邻国印尼则因为平均出产19吨的棕油而行第二。

在EPP2中策划每年提高年度均油棕产量,以便能在2020年达成年度油棕每公顷总生产量26.2吨的目标。

然而,大马统计部和马来西亚棕油局(MPOB)给予不一致的收成率情况(如图1所示)。

在1974年和2012年之间,每公顷产量为15.90吨(最低记录于1983年)至20.26吨(最高记录于1993年);期间的平均产量为每公顷18.47吨。

如果以这个平均数字为衡量基础,收成率需每年持续增长4.467%,以便能从2013年开始,到2020年实现其目标。

优先改善“老化”油棕树

根据统计局有关小型油棕种植园的棕油树数量,有63%属于“老化”棕油树(树龄25或以上),这些小型种植园设施以及福利,是应该优先改善的。

“老化”棕油树每公顷的产量极低,以提高产量为中心的方案计划,包括增加专业技术人员(称为TUNAS)以便服务所有独立小型油棕种植园,并将所有小型种植园聚类,并执行奖励此行业里获得最佳收成的农园(平均收益率的年度排名)。

当然,为日后的种植发展着想,翻种新棕油树以代替“老化”棕油树才是上策(如EPP1所策划)。

优势2.育种活动理想

大马棕油业的第二个实力,是拥有极好的植物育种活动。

转型计划提及,大马拥有20家世界级棕油种子的生产家。他们的年度生产能力是87万颗种子,并领先于相关的研究与发展(R&D)活动。

这些最有可能有用于生产更高品质的种子/植物生产,增加棕油提取率(EPP4)和将棕油行业发展成商业化物品。

优势3.法律维护业者

此外,大马有许多法律都维护及关系到棕油行业。

马来西亚棕油委员会法案1998年取代了两个棕油行业的旧法案,同时,将三个相关的监管机构合并为马来西亚棕油局(MPOB)。

该法案将全面的功能以及相关权力,授予MPOB监管机构,以便能更有效地控制大马棕油的质量以及产量。

上游生产有局限 下游为转型重点

最大的缺点也许是:1.有限的土地储备和机制的范围。

2.对上游业务的依赖。

转型计划估计,我国能够针对棕油行业的发展,增加高达28%或1.3万公顷的额外土地储备。这些额外的土地,也许是于丘陵或泥炭地形,而75%(100万公顷)将位于沙拉越。

更糟的是,棕油种植严重依赖于较便宜外籍劳工,但遗憾的是工资并不会比邻国印尼(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棕油生产国)来得更便宜。机制能提高整体生产力,这也许能弥补生产成本相对较高的缺点。

3方法提升产量

为了提高劳工生产率,EPP3提出改变:1.劳动收割至电动收割(被称为“Cantas”),2.传统的每日锐化至“钻石”锐化(可以持续5天左右),3.手动收集至水牛协助收集(比小型拖拉机采集,减少12倍的每单位成本)。

第二个弱点,我们的油棕业严重依赖于上游生产,主要涉及棕果收成、棕原油的生产和简单的加工形式,如原棕油和棕脂肪酸蒸馏。

若比较如生物柴油和油脂化学品的下游生产,上游生产的棕油产品通常有相对较低的附加值。

上游产品在多种棕油产品中占据大部分,分别为占行业总收入的87%以及出口总额的81.5%。

因此,EPP6着重于发展油脂衍生产品,它是比基本油脂化学更进一步的过程。

基本棕油油脂目前在全球市场,出现供过于求的现象(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保持供大于求),平均利润率比平时低7%。价值较高的油脂衍生产品,具有较高的平均利润率(20%)。

其他策略包括第二代生物燃料的商业化(EPP7),和日益增长的食品和健康方面的下游生产行业(EPP8)。

人口收入增长中印需求庞大 棕油业发展商机多

全球人口和收入的增涨,也许是造成过去十年平均增长率约7%的油和脂肪(包括棕油)需求的原因,事实上,市场对棕油的需求增长较多(在10%左右)。

据彭博社在的报告,全球棕油出口预计将增加至7大油脂出口量总和的三分二,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出口量。

这是由于其它油脂的短缺、棕油的价格相对较低,以及中国和印度的大量需求。因此,这种情况给棕油行业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会。

相比其他类型的油,棕油的另一个机遇,便是相对于它的替代品,棕油具有更高的每公顷产量。

受环保团体攻击

棕油行业的威胁,一直是国际反棕油运动和棕油树的病与虫害。

棕油不断受到对健康和碳足迹的问题有关的攻击(相信由美国大豆游说团体策划)。

不公正的关税和抹黑运动,严重影响棕油在全球油脂市场中的竞争力。特别是在非亚洲国家,为保护该国出产的油脂产品,这些情况常常出现。

在病与虫害方面,转型计划内也意识到,永续且具有成本效益和有效的解决方案,仍然未被发现。现有的暂时解决方案是继续研究、及早测验与探查和定期控制。

在威胁方面,转型计划内并没有明确表示解决方案。然而转型计划内有利于棕油的相关措施,便是商品化的第二代生物燃料(EPP7)。这不但能促进环保,更可以减少碳足迹。

总结

历史已经证明,棕油是马来西亚增长的一个重要来源。不过,后期的工业化已侵蚀其贡献。但棕油价格和全球需求日益上升趋势,显示重振棕油行业也许有助于大马未来经济增涨。

然而,为了让实力最大化、最小化的弱点、利用的机会以及减少威胁,正确的战略是非常需要的。

华商与经济转型系列83:SWOT救活棕油业

相关文章